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邪御天娇 第两百八十九章 四方拍卖行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6:05:14

邪御天娇 第两百八十九章 四方拍卖行

叶楚心中为之震动,对方只是一个意念,都引得天地虚空都随着他心意而动。这到底强到什么地步,才能做到这一点。

谭妙彤曾经告诉过他,玄元境的存在可在一方称王。叶楚也见过玄元境的强者的血液都能震死玄命境。但这都没有此刻感觉的强烈,玄元境的强者居然仅仅是一个念头,就让玄命境修行者呼吸都困难。

“这就是一方称王的存在吗?”叶楚轻呼了一口气,为此而震动,当真恐怖

“一个玄元境代表一方之王,就算他陨落,他留下的余荫也能保证家族百年不败。”弱水在旁边说道,“步入这个层次,就真正的步入修行者的强者层次,可以横扫俗世了”

火鑫王见弱水说话自如,心中惊讶。他虽然没有暴动部的气势,可就刚刚的气势就能压迫的玄命境难受了。可这女人却完视,这让他惊异,忍不住打量弱水。

但打量片刻之后,火鑫王面色具剧变,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看着弱水。这个女人实力居然比起他不会差多少。

火鑫王原本惊艳弱水的美艳,想要抢夺。在四方谷,他要一个女人没有人能阻止。可此刻,他心中的**消失的一干二净,对着弱水和善的点点头,转身凌空而走

众人见此倒是意外至极,不知道高高在上的火鑫王怎么突然对一个女子如此客气。

但弱水却不理会他们,和叶楚找到了一个客栈,坐其中。

……

第二天叶楚起的很早,摄手摄脚走到弱水的门边,用着手刚准备压门,但门却猛然的打开。弱水出尘的站在门前,望着站在门外,伸着手的叶楚问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“啊我准备敲门叫你起床,拍卖行要开业了”

弱水狐疑的看了叶楚一眼,见叶楚目光清澈的看着她,这才移开了目光。

“好险”叶楚忍不住拍了怕胸口,心想刚刚要是被抓到,那就玩大发了。这个女人自己打又打不过,杀了自己老疯子都不见得会管他死活。

到达四方拍卖行时,那里已经人山人海了。不过让叶楚惊奇的是,尽管龙蛇齐聚在四方拍卖行,却没有人敢在其中喧闹。

“四方拍卖行传言后面站着一位巨头,后台惊人,每人敢在这里闹事”弱水解释了叶楚的疑惑。

“巨头?他算一个屁,在我师尊面前,他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”一个声音突然在叶楚和弱水的耳边响起,叶楚转头看过去。见他们身后站在几人,为首的是一个身着黑袍头戴斗笠的男子。这个男子就静静的站在那里,给人一种阴森之感。

在他周边有着几个修行者,这几个修行者飞扬跋扈,推开一个个挡在他们面前的人。

“四方拍卖行算什么东西,也能和我师尊比?”站在黑袍人身前的一个修行者哈哈大笑,对四方拍卖行不屑一顾。

这一句话让不少人惊恐的看着他们,从来没有人敢在四方拍卖行如此。

青年说完这句话后,目光落在弱水身上:“这位秀,我们在四方拍卖行订了几个包厢。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?你看上什么东西,我们送给你。四方拍卖行不过如此,跟着我们,你想砸了它都行。”

“滚开”弱水盯着青年,面色冷凝。

青年面色瞬加铁青,手扬起来想要一巴掌抽下来,可这一巴掌还未抽下来。他身边的黑袍人就抓的手,怒喝道:“闭嘴,滚一边去”

“师尊我……”

青年还未说完,黑袍人就一巴掌抽在青年脸上,青年脸上瞬间红肿了起来。这让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师尊,师尊向来护短,从未打过他。

“劣徒顽劣,希望秀不要介意”黑袍人声音阴冷,极其刺耳。

这一句话让几个飞扬八方的青年都瞪圆眼睛,他们师尊是怎么了?他怎么向一个女人道歉这女人虽然漂亮,可师尊想要直接抢夺就是,还怕对方不到他床上去?

可他们师尊开口了,他们也不敢说什么,低着头跟在黑袍人身后走进了四方拍卖行。

叶楚见弱水直直的盯着黑袍人的背影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他不简单,很强”弱水评价到。

叶楚若有所思,能被弱水如此评价,那对方肯定是真的很强。

……

“师尊,您……”被扇了一个巴掌的青年委屈的看着黑袍人。

“以后碰到那两人,要远远避开。她不是你们能招惹的起的”黑袍人淡淡的说道,“她不比我弱”

一句话让几人都惊恐至极,特别是青年,是脊背发凉。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师尊抽自己一巴掌了,自己敢去调戏这样一个人,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。

叶楚和弱水走进拍卖行,走到他们预定好的包厢中。落座在包厢中,却发现对面包厢坐着的正是黑袍人。

包厢陆陆续续被人坐满,叶楚发现能拥有包厢的,每一个都是实力达到大修行者的人物。

而让叶楚意外的是,火鑫王也落座在包厢之中。

“有些古怪”弱水对着叶楚说道,“这等人物,按理说不会出现在这样的拍卖会上。看来,此次拍卖会有让他们在意的宝物出现了。”

“管他们呢,反正我们只需要那本煞灵者的修行功法。”叶楚对着弱水说道,“我们不招惹他,他们总不至于招惹我们”

弱水点了点头,对着叶楚说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拍到那件东西,我们赶紧离开这里。这些人汇聚在一起,不会太安分”

叶楚不明白弱水的话,但看着拍卖师取出第一件物品开始拍卖,叶楚突然想到了一点什么,面色猛然大变了起来。

“什么事?”弱水疑惑。

“我忘记一件要命的事情”叶楚面色苍白,愣愣的看着弱水。

“嗯?”弱水也被叶楚吓了一跳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。

“我们没有钱,能拍卖什么东西啊?”叶楚面色悲苦。

一句话,让弱水咬牙切齿。就这点事,他居然好像说的有生死大事一样,把自己都吓一跳了。

明天清明,要给先祖门扫墓,估计会很晚,抱歉了,依旧爱你们……

p

张北县医院预约挂号
潍坊市潍城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阜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广西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淄博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